Images in the forest

A photo a leaf , an album grow a tree , a life become a forest.

她給我的魅力,是一種不說上來的浪漫。就是一種期待與不確定性。想當初碰上底片的感覺是一種漫妙的期待,期待它沖洗出來的結果,影像效果是否產生哄鳴,就在這個時候享受浪漫,而這不確定性,在暗房顯影過程中,決定命運。呈現的結果就在美麗與哀愁中游走。

一開始就覺的過期的底片其實在多彩多姿的黃昏景色會有個意想不到的色彩,洗出來之後,還是覺的這跟本就沒有過期的感覺。果然它也是能拍黃昏的好底片!

這是在過期的RVP50之中的照片。
新的RVP50每捲300元,但是我已經看出來它所表現出來的價值。

也在這次的拍攝當中,持著50mm F1.4 大光圈下,快門也很愉快的在1/800 – 1/500 左右用大光圈拍攝,大太陽的淺景深根本就是再讚也不過了!因此F1.4的鏡頭加上RVP50再加上大太陽,跟本就是絕配!

Posted by MemoryCam | July - 10 - 2011 | 0 Comment

初來到這個城市算起來應該可追朔到二十年前左右,那時住在板橋,有許多親戚都住在台北縣市,所以很常跟著父母還有阿姨去拜訪親友。

有個親友是住在南港,特徵就是那位叔叔長得很像在線上的偕星「nono」,我們很時常去他家拜訪聊天,他們家有兩位女兒一個兒子,我們都是那個時候的玩伴,直到我讀國小四年級下學期就舉家搬去宜蘭定居,就一直很少聯絡。我的國中時期到高中再到當完兵然後工作發展都一直在宜蘭生活著。

然後上個月,我就搬來南港開始我的台北生活。

南港是個蠻靠近山腳的一個城市,步調不算快,近五年來它被賦予科技業的「軟體科學城市」(自己掰的),所以將「南港國小」拆遷之後開始蓋起「南港軟體科學圓區」以及「南港展覽館」。

身為軟體工程師的我其實搬來南港之後就讓我覺的很興奮,也是我如魚得水的世界。

過去我所居住的鄉下一直被我冠名為「科技沙漠」,那一片未開發的脆綠平原以及好山好水的景色真的是很適合晚年來養老,「在地化」的軟體資源仍處於十年前的狀態,然而市場小到只要五間軟體公司來,馬上就分食完畢,苦的是那裡賣肝的價值…。

現在,我的人生如同南港這開發中的城鎮,在蛻變中也在進步中,看到那一棟棟正在蓋起的大樓,裡頭就是未來想像中的城市,就像是多拉A夢那二十二世紀的夢幻城市,每個人都為著夢想愉快的生活著。

手牽著手,交互著頭點著頭,一同建立起充滿希望的大樓。

在台北街頭來來往往的人群中,我站在人群裡,不斷的聚焦,希望能看到可以一起蛻變一起成長的人,我也有著夢想,那是人生近極盼望的,雖然一個人可以成長,但兩個人可以一同看到更多的人生遠景。

加油吧!!